深度分析

東南亞創業者:台灣人才很優秀,但需要下定決心、加快速度!

2016-05-22
southeastasia02-1080x780

隨著東南亞各國GDP 快速成長,不但有越來越多的國際資本湧入當地,甚至東南亞網路業與資本也積極往海外前進。而台灣對東南亞來說,是個網路普及率與服務接受度都相當高的成熟市場。本文介紹新加坡與馬來西亞的創業者如何看待他們眼中的台灣。

 

原文出自《Inside》。Inside為台灣報導創業與網路的重 要發聲角色。

 

這幾年「前進東南亞」的聲音在網路、創業與電商圈內一直相當熱絡,即將上任的蔡英文政府也拋出了「新南向政策」,希望在政經層面上跟其他東南亞國家有更深一層的連結,並挾帶原有台商、新住民等資源,協助台灣電商與網路業前進東南亞。

不過從另一方面來說,隨著近年 GDP 的快速成長,不僅有越來越多的國際資本湧入東南亞,甚至連東南亞網路業與資本自身也逐漸積極往海外前進,他們在台灣的能見度也正在攀高,像 Carousell 旋轉拍賣、Happy Fresh、honestbee 等來自東南亞的平台逐漸正在台灣站穩腳步。在全國行動上網人口約 1700 萬人、喜歡外來事物的條件下,台灣對東南亞來說,是個網路普及率與服務接受度都相當高的成熟市場。

INSIDE 這次採訪了三位 Appworks 中各處於不同創業階段,來自新加坡與馬來西亞的創業者來談談他們眼中的台灣。

 

southeastasia01-1024x576

(圖說:本次受訪的三位東南亞創業者,左起:孫俊龍、梅繼賢、陳清禮)

在台灣創業得先考慮「如何存活」

在我們這次訪談的三位中,來自新加坡的孫俊龍可說是最「接近」外來創業者定義的一位。與其他兩位是以華僑身份來台唸書再進而創業的狀況不同,孫俊龍從小到大皆在新加坡完成教育,在新加坡國立大學主修資訊(特別專注在電商)。說起他會來台灣的原因,是因為當時他的創業題目 RisingGreen 主打「智慧農場管理系統」,原先他一開始的目標是印度,但隨即發現比起其他國家,台灣很多的基礎條件像是民眾素養、治安以及語言都讓他感到比較放心。他也察覺到比起其他的鄰近國家,台灣的農業水準發達,並且這幾年的農業青年人數有越來越多的趨勢,對他的「科技化農業管理」而言是個極有潛力卻又相對安全的市場。

不過談到台灣與新加坡創業環境比較,他認為在風氣上,由於新加坡是個金融發達、國際資本流動快速的小國,在學校裡鼓吹創業的風氣也比較興盛,大多都是離畢業不久的人出來創業;在想創業題目的時候,也會比較敢「天馬行空」,比較偏重先抓使用者數量而較少考慮獲利。但來到台灣以後會發現這裡會先以「生存為主」,創業很快就必須考量到商業模式如何用運行,而創業者也大多是工作幾年才出來創業。

兩國因產業與資本結構有著巨大差異,連帶造成創業風氣也截然不同,這是無法說準誰好誰壞的;但在孫俊龍眼裡,政府機關行政效率儼然台灣差了距新加坡一大截。光是外國人設立公司,台灣真正從申請開始到可以營業,往往要花上兩三個月的時間,但外國人現在要在新加坡設立公司可以透過一站式的服務,約一星期就可完成所有步驟。

 

創業家簽證看似德政,但公文旅行仍舊耗費不少時間

隨著訪談話題談到台灣政府的執行效率,另一位來自馬來西亞的陳清禮有更深的感觸。在許多人的期盼之下,去年創業家簽證終於開始上路,外國創業者居留期間可長達 1 年,並可視情況申請展延。但實際狀況中,外國創業者們要拿到創業家簽證過程卻是十分繁瑣。

陳清禮就說明自己的資工系大學與碩士都是在台灣完成,從 2012 畢業開始除了去年有短暫回國一陣子以外,已在台灣有近四年的工作經驗,這中間也都是以工作簽證資格居留台灣。目前正與另一個台灣夥伴經營訂茶服務「920 揪愛啉」,主攻網路訂茶市場,但在今年決心以技術共同創辦人成立公司的時候,卻在申請創業家簽證四處碰壁。他舉例,申請人一開始必須一開始向外交部交件,再交給經濟部的投審會決議;待經濟部審議完成,要把審議結果繳回外交部,外交部通過以後,再行文給內政部移民署核發。

 

osxd001

(圖說:創業家簽證申請要經過許多次的公文旅行)

在一次申請流程中,公文資料在不同部會中移動次數就要三次,大約估算整個流程總共要 45 天,像他這種申請免簽入境,又還沒辦法以工作證入境的東南亞創業者,意味著要多花那一次來回的機票與時間成本。甚至在一開始申請時,由於陳清禮有參加 Appworks 培訓,是以資格審查處理要點第三條第五項,與第四條第六項「曾經或現正進駐經政府相關機關認定之加速育成機構」資格申請;但在第一次跑流程中,在未查明 Appworks 是國發會所認定的加速育成機構狀況下,被官方要求硬改成其他資格。

陳清禮為了能趕在自己 30 天前完成程序,還曾經親自拿著資料在經濟部與外交部之間穿梭。在他自己的經驗裡,台灣的公務員不是不認真,也不會刻意刁難,但卻是因整個行政流程未優化的狀況下,白白雙重浪費了許多創業者與公務員自己的時間。

工程師與硬體整合能力是台灣的兩大瑰寶

最後一位訪談的東南亞創業者則是在台深耕許久的梅繼賢(KS),之前曾在固緯、永豐餘等多間公司擔任工程師,有 18 年產品研發設計與 15 年影像監控的台灣工作經驗。而現在所經營的商情影像分析團隊 SkyREC 則是他第二次創業。

由於職場生涯全都在台度過,因此他相當深知台灣的科技創業環境。他舉例有一位在業界打滾多年,對於創投十分熟悉的朋友,曾經在很短時間內就說服矽谷的投資者投資 6000 萬台幣,但那是因為他之前在矽谷就已經有相當深厚的人脈。不過據他與他友人觀察,在台灣找到長期的投資者比較不容易,大多在相當短期的時間就會要求獲利,並進一步認為來台灣的東南亞創業者比起其他國家,要更努力去經營當地的資本關係。

不過他也認為台灣的科技人才屬世界數一數二優秀,聘用價格還只是表面的理由,重點是工作態度非常務實,無論軟硬體工程師,都會主動想辦法把自己的工作扮演得盡善盡美。同時由於整個有關 IoT 的硬體供應鏈相當完整,比起中國不但品質穩定,還沒有產品被抄襲仿賣的風險,只要自己的軟體夠有特色,對台灣生態夠熟,硬體幾乎都能符合創業者的需求。

 

無論進去或是招手,對東南亞的動作都得加快了

談到東南亞與台灣創業環境的比較時,孫俊龍另外也明白的表示,自己有同時申請台灣 Appworks 與馬來西亞官方加速器 MaGIC,雖說看中台灣農業環境以及 Appworks 動作搶先一步而來台,但他也說明,除了新加坡扶植新創行之有年,馬來西亞、越南等新興國家也正以官方角度大力推動創業育成,這應該是台灣官方與民間都應該注意到的一項趨勢。

另外他也以自己想從事的農業創業為例,認為雖然台灣是一個很好的起始點,但若以人口、土地、科技普及率與經濟成長率來看,像是印度與越南這種正在興起的國家,正是創業者應該積極挑戰的大市場。陳清禮也表示吉隆坡比起世界其他地方,沒有經歷過網路泡沫化的傷害,無論業界或資本方對網路業的發展態度都相當樂觀。

的確由於幅員遼闊、族群組成多元,無論進入市場或向異國的創業者們招手,東南亞在地化門檻之高都會是台灣的一大挑戰。但台灣被認為無論是技術或資本都在東南亞市場具有優勢;東南亞的創業環境還在早期階段,而且是少數台灣創業家經驗也適用的地方。我們是否能突破非東協成員,與大中華圈網路「牆外」的雙重限制,成功與東南亞建立更深層的合作呢?就端看台灣政府與民間的決心與速度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