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智慧

設計問題堆積如山,Airbnb設計副總裁告訴你如何建立好設計公司的3大秘訣

2016-09-10
未命名

Alex Schleifer 是 Airbnb 的設計副總裁。在加入 Airbnb 之前,他曾在 Say Media 擔任設計創意部高級副總裁。他在這篇文章中分享了目前設計產業在發展中存在的一些問題與挑戰,並分析了背後的原因,同時還分享瞭解決問題的方法以及打造一個設計友好型公司的三大秘訣。

 

原文出自《36 氪》,原標題:Airbnb設計副總裁:設計的困境與出路。36 氪(36Kr.com)是大陸一個關注網路創業的科技媒體網站。

 

我的設計師同仁們,我發現我們進入設計這個產業都是非常偶然的。以 Airbnb 的設計團隊為例,在 Airbnb 目前的設計團隊的設計師中,有人之前是做圖書館管理員的,有人之前是技工,還有人之前是保險業務或理療師的。總之在成為設計師之前,他們從事過的職業是五花八門,做什麼的都有。由於他們內心是喜歡創意方面的工作的,這推動他們最終走上了設計這條道路。我對這一切是非常欣慰的,然而我總會忍不住去想,究竟還有多少有設計天賦的人才最終沒能走上設計這條職業道路。我知道未被挖掘的設計人才非常多,這也是我們現在想招聘優秀的設計師如此艱難的重要原因之一。

Airbnb 以設計驅動型文化著稱,公司的兩位共同創辦人也都畢業於聞名全球的設計學院:羅德島設計學院,對於這樣的一家公司,想招聘優秀的設計師都非常難,你可能會覺得難以置信,但事實確實如此。其實不光是 Airbnb,我曾經和包括 Apple、Google 和 Facebook 在內的很多非常注重設計的大公司高層都交流過,他們也同樣面臨類似的問題。現在看似是沒有足夠多的設計師滿足市場需求,設計師人才供不應求。早期創業公司對這個問題應該感觸更深。每周,我都會從擁有很好發展前景的創業公司或中等規模公司的人那裡聽說他們正在為招不到設計師而發愁。

即使設計不是公司最重要的部門,但要想讓公司、尤其是資金資源有限的創業公司坐著等設計師在自己需要的時候自動出現是不現實的。如果我母親不是一位堅信設計是能成為一個職業的藝術家的話,我可能也不會進入設計師這一條路。能通往設計師的路徑有很多,設計師的角色也千變萬化。如果設計師沒有一個清晰的職業發展通道的話,要想找到下一代優秀的設計人才,我們依然只能靠意外的好運氣。

在各個產業的公司能為設計師從業者創造一種融洽的工作環境和清晰的職業發展通道之前,有必要和大家分析一下目前阻礙設計產業發展的幾大主要挑戰和障礙:

缺乏對設計全面而深入的理解。在設計產業之外,有些人會知道一點 UI 和 UX,但總體來說,相比大眾對產品研發的理解,人們對設計是缺乏全面的認識與理解的。電子產品已成為每個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在一個設計能決定互動型電子產品與平台體驗的產業,在功能之外還要更加註重整個產品的流暢性。對設計全面而深入的理解有助於設計師走出自己的小世界,從而打造一個更偉大的產品。

缺乏標準化的組織架構。工程技術和產品管理團隊的組織架構非常清晰,也有清晰明確的彙報體系,相比而言,設計師團隊的組織架構形式各異。有的公司採用代理模式,在這種模式下,設計師會不停地從一個計畫轉向下一個計畫,為全公司提供設計支援,很多公司都會默認採用這種模式。有的公司的設計師會全程參與產品的所有開發過程,從最開始到完成,這種模式下,設計主管和產品主管、工程主管一樣向同一個領導彙報。還有一些公司,它的設計團隊會向產品、工程或市場團隊主管彙報工作。在設計領域,我們越早建立一個產業統一、清晰流暢的組織結構,那麼在公司內部就越容易打造一種設計文化和清晰的設計師職業發展通道。

缺少被大眾熟知的設計師產業的榜樣。在工程技術領域,大家熟知的產業榜樣很多,包括 Bill Gates、Mark Zukerberg 和 Marissa Mayer 等。在產品領域,也有 Sundar Pichai、Reid Hoffman 和 Kevin Systrom 等眾多產業榜樣。如果讓大家列舉一些知名的設計師出身的人擔任公司創辦人或高層的例子,我敢肯定,在設計圈之外,除了 Jony Ivee 和 Yves Béhar 這極少數名字外,大家應該列不出其他人了,而這兩個人還都是工業設計師。當然,我們並不是為了樹立這些產業榜樣而樹立產業榜樣,但是我們是可以能從為大眾熟知的產業榜樣的多少來瞭解設計師產業的是否成熟,以及設計師的職業發展通道是否清晰暢通。只有有足夠多的產業榜樣,設計師產業才能得到更好地發展。

 

如果一個國家全由設計師構成,那麼我們會將哪個設計師的頭像放在這個國家的法定貨幣上呢?

 

三種方法助你打造一個設計友好型的公司

設計師產業所面臨的問題挑戰和設計師的薪資待遇沒有多大關聯,它主要和設計師團隊在公司裡的位置有關係。對設計師的需求一直在那裡,但設計師的職業發展通道卻一直不清晰。下面就給大家分享幾種方法,所有公司都可以採用這些方法去吸引優秀的設計人才,設計主管也可以更好地帶領大家前進。

 

從一開始就融合工程、產品和設計

在一些科技公司,包括 Airbnb 在內,工程(engineering)、產品(product)和設計(design)團隊是捆綁在一起的,它們三者通常被合稱為 EPD。以設計團隊來說,團隊裡負責各個領域的所有設計師都會參與到從產品開始開發到發佈的全過程。如果一個計畫組負責一項新功能開發、產品行銷或用戶回饋,那麼工程、產品和設計這三個團隊都會分別至少指派一個人去參與其中。這種三者聯合不僅能聚集產品的主要開發負責人,同時有助於所有三個團隊成員職業發展通道的正規化。

這種三者融合的團隊度就像下面這個三條腿的椅子,三條腿分別代表開發產品所需的三個不同團隊,即工程、產品和設計團隊。只有從產品開發一開始就做到三條腿協同並進(如下面的 Figure A 圖),那麼在公司規模擴張的過程中才能保證三條腿一樣長(如 Figure B 圖)。

e8u3bfyjg2qgaadp

(圖片擷取自36Kr

 

我發現,從一開始就在工程、產品和設計三者的協調平衡方面做得比較好的公司一般都會做以下兩項工作:

從公司創立之初就招聘一位設計主管。稍後閱讀應用 Pocket 在這方面就做得比較好。在 Pocket 剛創立的時候,公司創辦人 Nate Weiner 自己雖然擁有一定的工程和設計經驗,但在設計方面卻缺乏敏銳度和洞察力,所以很快就招聘了設計師 Nikki Will 加入公司,他後來成為公司的設計主管。正是得益於 Will 在產品設計方面的貢獻,Pocket 從一開始就打造了一個非常優秀的產品。

讓設計團隊的規模和工程團隊、產品團隊的規模同步擴張。很多公司通常在產品經過前期的幾個開發階段後再開始招聘設計時去做視覺,而非從一開始就讓設計師參與其中。設計工作如果和產品開發不同步,這不僅會讓產品在 UI/UX 方面的決策複雜化,同時也不利於營造一個多方協同的產開發團隊氛圍。那麼該怎麼做呢?在一開始招聘工程師和產品經理的同時就招聘設計師。你需要的設計師人數可能沒有工程師那麼多,不過你可以就一開始就確定一個設計師對工程師的人數比例,我建議是在 1:6 至 1:8 之間。不同的公司可以根據自己產品的實際情況進行適當調整。

如果你不在一開始遵循這個原則,那麼最後你只能做出一個蹩腳的產品,就會像下面的回饋那樣不穩固。如果產品開發之初一個設計師都沒有,那麼你的產品就會像下面 Figure C 圖裡的回饋一樣,少一條腿。如果你在產品已經開發到一定階段且比較成熟之後再讓設計師參與,那麼你做出的產品可能就會像 Figure D 圖中的回饋那樣,三條腿不一樣長。

wcnxvzruj0v8lp55

(圖片擷取自36Kr

 

要想避免自己的產品像上面的回饋那樣蹩腳,最好的方法就是從一開始就同時打造三條腿(工程、產品和設計)。在實際操作中,要從一開始就招聘設計、工程和產品主管,三者向同一個人彙報工作。以Airbnb為例,Airbnb的設計、工程與產品主管是平級的,而且都直接向創始人彙報工作。其實不光是工程、產品和設計部門的主管需要緊密協同,在涉及到每一個具體的計畫時也需要三個部門的協同配合。

 

一款產品主要由以下三個要素來定義的:商務、程式碼與像素。在所有的產品決策中,要讓每一個要素都有發言的機會。

 

在 Airbnb 的設計團隊,我們採取了以下幾項措施來明確設計師是能夠引導公司發展的,同時讓設計師能有一個清晰的職業發展通道。

 

為資深設計師開闢一條清晰的職業發展路徑

公司裡的資深員工尤其是資深設計師所面臨的一個問題是,隨著他們在所負責的具體工作領域變得越來越資深,他們就會觸碰到職業「天花板」,然而處於相應管理位置的人員卻不會遇到這個問題。一般來說,這和他們的能力、工作表現或影響力沒有太大關係,主要是因為他們掌握的技能組合是封閉、無法轉移共享的。我們在 Airbnb 主要採取以下幾項措施來抑制這種負面影響:

為所有團隊都設置統一的職位頭銜。不管是工程、產品、設計還是市場行銷人員,都採用統一的頭銜設置。所有團隊都使用相同的職位結構。

將最資深的設計師晉升到最高職位,但不要讓他們成為管理人員。提升至管理崗位並非一種晉升,而是一種跨界。讓資深設計師能在自己的職業生涯中得到持續晉升,但又不會陷入與設計無關的管理瑣事中。

只要能將上面兩種做法結合,那麼你就能提高下面這個地方的表現:

設計師留存率。在以技術工藝為基礎的設計或工程職業領域,你可以鼓勵他們持續增強自己的核心競爭力和才能,而不是強迫他們轉型走上管理崗位。一旦發生迫使轉型的情況,很多人就會選擇離開公司。

讓所有團隊成員都能共同成長與發展。允許資深設計師參與重要的計畫和重大的決策中,這樣他們就能與工程師和產品團隊成員共同成長,而不是讓他們僅僅參與那些無法充分發揮自己才能的計畫上。

內部機動性與流動性更強。通過設置統一頭銜和參與更多重要計畫,設計師能夠慢慢學到很多工程和產品領域的其它專業的知識,隨著積累的跨領域知識越來越多,基於自己過去的計畫經驗、愛好和技能水平,設計師可能嘗試公司內的其他職位。

 

發現和使用新工具,創建一個自己的設計術語庫

我承認,直到今天我依然無法擺脫對 Photoshop 的依賴。使用 Photoshop 已經成為我的一種習慣,就好比是設計師們曾將鉛筆看做是他們的手的延伸一樣。有些工具我們已經使用了 20 年,我們通常會根據自己的習慣和肌肉記憶來選擇使用的軟體,所以新工具能否適應設計師的使用習慣是至關重要的。

在新工具挖掘方面,我們有自己的實驗人員,但最好能有人專門負責嘗試和整合新設計工具。這就是為什麼 Airbnb 會在設計營運團隊上進行了大量投入,這個團隊主要負責幫助設計團隊在公司擴張過程能能更高效地開展工作。設計營運團隊要確保設計工具能和工程、產品及其它部門使用的工具保持協調。

即使你現在還無法組建一支專門的設計營運團隊,你同樣可以採取一些小措施去進行工具整合和結構調整,讓設計師更加便捷地工作。要從最基礎的層面進行整合,盡可能統一大家的使用規範和語言。這不僅適用於開發一個設計系統,同時還適用於一些更常規的工作中,如如何為文件命名、在哪裡儲存文件、如何管理版本等等。所有人都能遵循同一個規範要遠比找到一種完美的規範重要得多。

這種規範與整合也為打造一套屬於我們自己的設計語言系統(DLS)奠定基礎。DLS 系統不光是一個視覺選擇和設計模式語言,同時也是一個設計師和開發者協同開發產品的系統。DLS的 主要目的之一就是讓設計師和開發者共同定新功能組件,一旦定義之後,這個組件名稱將會同時應用在 iOS、Android 和 web 平台上。儘管這些功能組件是不同開發人員在不同開發環境下開發的,但他們的名字都一樣,而且它們對公司所有人而言都有同樣的核心概念。

 

qimgqu7ysdbb6fhi

圖說:Airbnb 的設計語言系統組件頁面

(圖片擷取自36Kr

 

這個系統打造完成之後,公司就可以在所有部門中打造一個共同的術語庫。這不僅能提高溝通效率,同時也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對公司的所有設計流程有更清晰的瞭解。Airbnb 內部開發的一些產品,如原生組件瀏覽器和 Airshots,能讓公司的任何員工瞬間獲取上千個設計界面。所有同事都可以在我們支援的任何語言與設備上看到任何應用版本的界面圖。對於設計師,這有助於消除設計和最終產品之間的抽象層,最大限度減少設計師的困惑與混亂。

工程師通常都會快速更新自己所使用的工具與語言,設計師在這方面向工程師學習的東西有很多。工程師之所以快速更新所使用的工具,這是因為他們需要在競爭日趨激烈的市場中更快地發佈程式碼。有些公司有上千個工程師,他們就像一群魚一樣在一個共享程式碼庫裡游,並可根據同伴的狀況進行調整姿勢。作為設計師的我們,現在在使用工具方面還沒有達到這種同步性,要想達到這種同步性,首先需要嘗試市場上現有的工具,如果找不到自己需要的工具,也不要擔心需要自己開發。

一個產業標準的術語庫有助於推動我們設計師的職業發展,而不是會限制它。在 Airbnb,除了統一規範我們設計界面的方式之外,我們還統一了我們工作語言。未來,我們希望公司內部討論產品設計的方式在 Airbnb 外部同樣適用,也希望 Google 和 Facebook 這樣的巨頭聯合起來共同打造一個設計產業通用的術語庫。

在字典裡,每個字都有一些特定的含義,而詩歌所需要的所有要素都蘊含在其中。

可能是因為設計是一種視覺效果工作,所以我們很容易將其想象成一種唯美浪漫的工作。設計師往往很容易陷入色彩、字體、動畫與圖案中,而忘記設計是可以成為公司核心部門,並可以有更好的職業發展。在電影產業裡,每當有新工具出現,如電影製作流程或硬件升級,電影產業都會專門召開一次會議對新工具展開討論。如今,我自己也只參加那些不光討論靈感與創意過程、同時還會討論新出現的設計工具的會議。

在不限制設計師創作自由的情況下,設計部門最好有一個清晰的標準流程。在我看來,一位優秀的設計師是不僅能夠和工程、產品部門同事一起讓整個產品開發過程更加流程,同時還能積極學習工程、產品方面的專業知識。我發現能這麼做的設計師很少,然而這是非常必要的他們需要這樣,為了公司,也為個人的職業發展。

在設計創意魔法的背後有工具在起作用,未來的設計需要同時依賴這兩者。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