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

攝影師和托兒所也能變「Uber」?「共享經濟」極致發展後的商機和問題

2018-09-05

Uber、Airbnb 開啟了共享經濟的風潮,將過往資訊紛亂、價格不透明、零碎的產業訊息重新整合,並讓更多有一技之長、閒置資產的人能有更多的工作機會。如今,這股風潮在各個領域百花齊放,席捲了傳統的攝影師、托兒所,甚至是室內設計行業。究竟,這些引進「Uber 模式」的新創公司將如何重新定義他們所在的產業?

本文三大重點: 1. 攝影界的Uber:找到市場上未被滿足的痛點,用平價席捲市場。 2. 幼兒園不用再熬夜排隊,一鍵找你家附近的好老師! 3. 當專業界線漸漸模糊,互利「媒合」會不會淪為廉價「仲介」?

 

創新點:找到市場空缺,用平價、即時的服務整合多元方案,衝出100%月成長率。

 

1. 攝影界的Uber:找到市場上未被滿足的痛點,用平價席捲市場

澳洲的攝影媒合平台「Snappr」上,你可以找到拍各種照片的攝影師,地點隨你挑,最晚在12小時前預約都有機會。收費依據時間長短和照片張數而定,價格範圍從澳幣75元(30分鐘/3張)到529元(7小時/40張)。

 

(圖片來源: Snappr)

 

共同創辦人Ed Kearney和Matt Schiller大學時就合開了畢業用品專賣店「GownTown」,販售客製化禮服、紀念品等等。其中拍畢業照的項目大受歡迎,讓他們開始思考「攝影」是不是一門能走出校園的好生意?

Schiller發現,西方國家的攝影產業仍屬零碎市場 (fragmented market),沒有一間獲得超過1%市佔而取得領導地位的重量級公司。

因此,供給與需求之間產生落差:想以此營生的攝影師缺乏大量曝光的管道,必須犧牲精進技術的時間花力氣行銷自己;相對地,有拍照需求和預算考量的消費者也沒有像Trivago或Skyscanner這類方便比價的平台,得花時間慢慢搜尋、洽談。

 

(圖片來源: Pixabay)

 

他們並沒有自己跑去開一間攝影工作室,反而瞄準這塊缺乏效率的市場,一方面以大量實拍累積作品、不需分心宣傳的機會做為誘因,廣招各地攝影師加入Snappr;另一方面,回過頭用平實價格吸引大量用戶註冊,體驗它們的攝影服務。至於平台本身則收取20%交易費用為主要營收,希望讓三方互蒙其利,一起擴大平台的規模。

雖然對人才需求極大,但Snappr對品質仍有一定要求:攝影師得先經過作品、器材的審查並通過面試才能加入。而當規模擴大後,這些廣布各地的攝影師讓「12小時」快速預約得以實現;也許隔壁鄰居就是人像攝影高手,客戶再也不用為了幾張照片跑到千里之外。

更重要的是,比起傳統攝影,Snappr提供更多元的彈性。舉例來說:當我們想在求職網LinkedIn放一張專業形象照、在交友軟體Tinder上看起來更美、更帥,或要記錄親朋好友的重要時刻,都能在Snappr找到各式專長的攝影師。

諸如此類小量、多樣的需求,以往只能尋求四散各方且要價不斐的商攝公司或工作室的協助。而Snappr將原本零碎的利基市場需求整合起來,省下會員的時間和金錢「三種願望、一次滿足」,都是為了實現Schiller的願景:「當人們想到攝影,腦海浮現的第一品牌就是Snappr!」

若從基本面分析,比起Uber和Airbnb提供的交通、住宿屬於使用頻率高的剛性需求,人們對攝影的需求較為隨機且難以預測。為了創造可持續性的穩定營收,Snappr將業務延伸到企業端。在舊金山分公司的營業額中,來自Airbnb、Groupon等企業客戶的比例就佔了45%。另一方面,Snappr也搭上人工智慧的熱潮,推出為各種社交軟體大頭照打分數的分析工具

 

2. 幼兒園不用再熬夜排隊,一鍵找你家附近的好老師!

Wonderschool是一間媒合幼教老師和家長,提供學齡前兒童在家托育的新創公司,近日剛從知名創投「Andreessen Horowitz」取得2000萬美元投資。

在台灣,家長們為了讓孩子能上平價、有品質的幼兒園徹夜排隊搶名額;在美國,托嬰、學前教育的供給和需求嚴重失衡,共同創辦人Arrel Gray親身體驗過幫小孩找幼稚園的艱辛過程後,和夥伴Chris Bennett著手創辦Wonderschool,試圖解決令家長們頭痛的問題。

Wonderschool除了協助想在家創業的保母和幼教老師申請營業證照、設計課表、辦理保險之外,也會進行實地訪查,確認場地符合政府對安全與健康的規範。同時,他們也建立線上平台行銷每間學校,讓家長清楚了解各家方案。更方便的是:家長所需的一切流程如註冊、付款、聯絡老師等等,都能在線上一次搞定!

 

(圖片來源:Wonderschool)

 

而為了保證品質,Wonderschool會以證照、學經歷及住址等條件過濾應徵者。如此一來,家長們才能放心地就近找尋托育地點。

對幼教老師而言,Wonderschool的模式在自宅就能經營,少了額外租屋、購買設備的開支,也可以順便照顧自己的小孩。不僅降低就業門檻,也提高收入。以加州來說,Wonderschool的教師收入約是在一般托兒所工作的兩倍。

前述兩個平台都藉助網路力量打開了原先缺乏整合,價格與內容都不夠透明的市場。如同eBay、Uber、Airbnb等平台的崛起,在市場中效率不佳的空白地帶搭起橋樑,讓買方以誘人價格取得隨需服務,也讓有技術的個人得以經營自己的「斜槓」事業。(歡迎訂閱:從亞馬遜跨足廣告業務,談成功「斜槓」的3個策略

 

3. 當專業界線漸漸模糊,互利「媒合」會不會淪為廉價「仲介」?

不過,Snappr的步步進逼難免引發傳統業界的反擊,「Resource」雜誌的一篇文章就認為:Snappr只是利用業餘攝影愛好者來打價格戰。

就像Uber和Airbnb在計程車及旅館業激起的反彈,Snappr打響名號後也被質疑平台上的攝影師素質參差不齊。雖然Snappr聲稱對攝影師有嚴格的審查程序,但在美國最大評論網站「Yelp」上仍有零星對攝影師爽約、成果不符預期的抱怨

人生大事無法重來,消費者絕對不想在重要時刻有任何意外。因此,該如何改善品質是Snappr的首要之務。不能只想著顧好基本盤,把攝影師當成會拍照的「照片生產機」,而是想辦法提升層次,找出那些有潛力的「攝影專家」

而汰弱留強的第一步,是回頭審視「以量計價」的固定費率機制。

雖然固定費率在初期能讓消費者一目瞭然、提高嘗試意願。但當比較優秀的攝影師漸漸累積出口碑後,就得考慮到統一價碼還夠不夠留下這些招牌?或許,參考Uber離/尖峰、Airbnb淡/旺季的方式,依攝影師受歡迎的程度做出差別訂價會是值得嘗試的方向。

 

(圖片來源: Yahoo Finance)

 

Wonderschool主打便利、平價的幼教和托嬰服務,但對父母來說,沒有比「安全」更重要的考量。雖然這類打著共享經濟招牌的平台都會宣稱他們有事前審核機制及事後處置,但仍有日前中國滴滴順風車發生的悲劇,以及Airbnb層出不窮的種族歧視爭議

無論如何,事前預防永遠勝於事後補救,一旦發生意外,父母能不能找到負責對象?老師和保母們有沒有緊急處置的能力?如何對人身安全相關的風險降到最低?都是Wonderschool得一肩扛起、責無旁貸的重任。

成立以來,Snappr在澳洲的使用人次每月成長將近一倍,相當驚人。就看接下來形容自己創業上癮的Schiller能否證明所有質疑不過是路上的小石頭,帶著Snappr持續向前,用鏡頭記錄所有美好的一瞬間。而Wondershcool目前也取得2千4百多萬融資,將業務從加州拓展到紐約,希望他們能夠解決美國所有父母的煩惱,為老師、家長及孩子們留下美好的童年回憶。

 

訂閱《創新拿鐵電子報》,聽王文華分析如何把企業的創新做法,應用在個人的職場與生活

 

加入《創新拿鐵Line好友》自動收到新文章!(ID:@startuplatte)

推薦閱讀:

1. 狗狗也有Uber和Airbnb!毛爸爸開會不能遛狗?出差一禮拜不在家?這兩家公司幫主人搞定

2. 我在穀倉、監獄、釀酒廠結婚!這家公司,把Airbnb的模式,在婚宴市場發揚光大

3. 東西自己拿?收銀台沒人顧?付不付錢都沒關係?這家澳洲超市用創新商業模式,減少了食物浪費

 

參考資料:

1. Snappr makes it affordable to order a professional photographer on demand

2. Surgery to Snappr: how graduate doctor Matt Schiller caught the start-up bug

3. Wonderschool

4. Wonderschool gets $2M to help solve America’s childcare quandary

5. Backed By $5.5 Million, Laurel & Wolf Brings Interior Design Into The Digital Age

6. Snappr: the Sydney startup disrupting the photography industry

7. MEET ‘SNAPPR,’ THE UBER-LIKE STARTUP DEVALUING YOUR PHOTOGRAPHY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